歡迎來到中國產業信息網設為首頁|加入收藏|網站地圖|繁體|產業網微薄

中國產業信息網新聞中心

產業網 > 新聞中心 > 頭條 > 正文

爱奇艺传奇霸业官网:小銀行真的沒救?為了生存,銀行都搶著做活雷鋒?那小銀行該不該救?救小銀行的代價是啥?我國銀行業發展分析[圖]

2019年05月27日 09:41:55字號:T|T

传奇霸业2345双线 www.jhmtu.icu     今天,央行、銀保監會發文:鑒于包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出現嚴重信用風險,銀保監會決定自2019年5月24日起對包商銀行實行接管,接管期限一年。

    在一年多以前,我就曾經分析過小銀行的問題,并得出一些小銀行未來將必然面臨破產重組的結論。一年多以后,序幕拉開了。

    前幾天發了一篇文章 李蓓:債券市場2018年會是牛市,但現在還是左側,給出了利率新的分析框架,并重點討論了當前中國銀行(3.790, 0.00, 0.00%)體系中存在的流動性黑洞,也就是現在小銀行的問題。

    很高興文章得到了很多同行和前輩的關注,得到了一些反饋和討論。討論的焦點集中在小銀行會不會死的問題,普遍的看法是政府會救,不會讓小銀行死。案例是2004年那輪,全國農信社被注資救助。

    我的看法現在的情況遠比2004年復雜和困難,很多小銀行真的沒救。

    討論之前,為了文章的完整性,我們先把小銀行的問題再復述一下。

    如何理解銀行體系的流動性黑洞?

    我們先來看一個事實:

    一個普通居民在2年前以基準7折的利率買了首套房,按現在的基準利率4.9%,則貸款利率是3.43%。但是現在他去買銀行理財,很容易得到高于4.5%的收益。普通居民理財收益明顯高于貸款利息,也就是,普通居民,很容易的在賺銀行的錢。

    這是一個極端的例子,但反應了當前銀行體系的問題。

    如果看總體的情況。按揭貸款總體,作為銀行體系一個存量近30萬億的大類資產,到今年3季度,加權平均的收益率只有5.01%。而現在,小銀行負債的最重要的邊際來源,8萬億存量的同業存單,發行利率已經達到5.4%。

    雖然銀行本意都不希望做活雷鋒,但現在他們都在做活雷鋒,不停的給居民和企業送錢。

    為什么銀行都搶著做活雷鋒?

    為了生存!

    現在一個典型的小銀行,資產分為兩塊:

    一塊是傳統信貸資產,主體是2014年前獲得的。

    由于那2011-2015年的經濟持續下滑,實際壞賬率率很高,實際利息現金流為負。

    也就是說,傳統業務持續流血中,最近流血的速度略有改觀,但應該還似乎流血的狀態,而不是補血的狀態。

    另一塊是2014年后集中新增的同業和投資類資產

    在2014-2016一度有較高的息差和較好的盈利能力,所以飛速發展。到現在,靜態看,已經倒掛。

    跟同期限的短期資產倒掛。

    而如果看存量,同業和投資類資產增速最高的時候,是而這塊資產的大頭,是在2015-2016年獲取的。當時的長債收益率,只有3-4%。

    理財的情況類似,資產的大頭,是在2015-2016年獲取的。

    也就是說,同業、投資、理財業務,看存量的話,利息倒掛的程度是相當嚴重。也在持續流血中,且流血的速度越來越快。

    (注:大銀行由于零售負債,在成本和數量上都有穩定性,情況會好得多,息差反而是擴張的)

    持續流血,并不是就一定不可以持續。只要能輸入更多的新血,也就是說只要資產負債表保持足夠高的擴張速度,就能夠維持。當然,大家都知道,這種狀態叫做:

    旁氏

    現在我們知道了,很多的單個小銀行,已經陷入旁氏狀態。

    現在要討論一個新問題:

    銀行體系進入囚徒博弈狀態

    因為每一個銀行都在為了生存在努力,這種努力的

    目的:

    是為了維持資產負債表增速,維持現金流不斷裂。

    行為上體現為:

    負債端,搶存款、搶理財、搶發存單;資產端,搶高收益資產在結果上體現為:負債成本持續提升,資產價格相對走低。資產負債持續倒掛加劇,體系向外的流血越來越嚴重。

    于是,每一個人為自己的生存所進行的努力,都讓其它人的生存更加困難。

    這就是囚徒困境

    這就好像2015年下半年的鋼廠,毛利率-15%,早就超出了理論停產線,但依然還要生產。雖然生產會虧死,但是慢慢死,如果不生產,馬上現金流斷裂而死。

    于是我們看到:

    雖然央行很努力的把回購市場呵護得波瀾不驚,但是存單利率越來越高。

    雖然央行很努力的保障向實體經濟投放的資金,廣義社會融資總量持續維持在同比14%以上的高位。

    但是銀行的總資產負債增速越來越低,貨幣增速越來越低。

    這就是銀行體系的流動性黑洞。

    黑洞怎么破?

    物理學告訴我們:黑洞的溫度會越來越高,達到奇點,發生黑洞爆炸,然后冷卻消亡。

    坍塌,爆炸,冷卻。

    就好像2015年底,最終有一批鋼廠撐不住現金流斷裂停產了,于是行業拐點來臨。剩下的鋼廠迎來了過去兩年的黃金時代。

    下面我們來討論為什么小銀行沒救

    第一個問題:如果不靠政府救,小銀行能不能扛幾年,扛到困境解除?

    上面我們說了,存量資產在持續流血。要能扛下來的話,也是有可能的,關鍵在于要能補充到新血液,也就是總資產增速要維持在比較高的水平。

    但是,現在銀行體系的總資產增速持續下行,到最新2017年11月同比只有9.2%,也就是補血量在顯著下降。如果當前趨勢維持,補血量越來越少,而流血量越來越大,小銀行壓力會越來越大,扛下來的概率越來越小。

    第二個問題:政府可以把有風險的銀行救下來,不會讓任何銀行破產?

    這個問題我想分成三個層次來討論:

    1,央行(政府)到底有多大的能力?現在的流動性黑洞,是央行主動緊縮導致的,還是內生的?

    2,小銀行該不該救?

    3,如果不救,會不會不可承受的后果?

    1,央行(政府)到底有多大的能力?現在的流動性黑洞,是央行主動緊縮導致的,還是內生的?

    先來看央行在銀行體系中能決定什么,不能決定什么?

    央行能決定基準利率,但無法決定市場利率

    央行能決定信貸額度,但不能決定信貸需求和房貸能力

    央行能決定基礎貨幣,但不能決定廣義貨幣

    事實上央行并沒有大幅加息,政策利率MLF利率只上了20個bp,但是存單利率上了250個bp,這是市場內生的力量,也就是流動性黑洞的力量。

    看回購利率類似,其實央行很努力的把回購市場呵護得波瀾不驚,但是存單利率越來越高。

    央行也很努力的保障向實體經濟投放的資金,廣義社會融資總量持續維持在同比14%以上的高位。

    但是銀行的總資產負債增速越來越低,貨幣增速越來越低。

    所以,小銀行的問題,流動性黑洞的問題,是內生的,不是央行緊縮帶來的,所以,央行如果常規的放松,也不見得能有很大作用。

    2,小銀行該不該救?

    這里有個需要重視的變化:早年銀行的股東都是國有,現在有很多城商行的大股東,已經變成民營。

    由于銀行天生的高杠桿屬性,委托代理問題在小銀行的身上非常的突出。很多小銀行淪為了股東的提款機,廉價融資工具。最為甚者,一些資本手里拿著銀行、保險、信托幾塊牌照。杠桿加杠桿,層層嵌套,最終以數十倍的杠桿,從事一些高風險的投機活動,成為在資本市場興風作浪的各種“系”。

    也就是領導口中的:妖精,害人精。

    這種行為本質是綁架了國家的金融牌照的信用,侵害了其他小股東的利益,增加了銀行債權人的風險,并給整個金融系統增加風險。

    試問,如果這樣的銀行出事了,哪個官員敢拍板救?國有資產流失,向民營資本輸送利益,官員本身會存在極大的腐敗的嫌疑。

    政府其實已經認識到了這個問題,風向已經逆轉。最兇悍的幾個“系”已經被整頓,最早一批做民營銀行的人已經有人洗腳上岸。

    但到現在,還有很多后知后覺的企業,有國企也有民企,希望尋求小銀行的控股權,期望幫助自己的其他主體輸血,緩解資金壓力。

    上面討論了救某些小銀行具有政治上的不合理性。現在來討論

    救小銀行的代價

    方法1:財政注資,財政赤字總體不變;或財政赤字擴大,維持貨幣中性。

    這會擠出其他財政支出,或利率大幅上升,擠出私人部分投資。結果都是給經濟帶來很強的下行壓力,也就是犧牲了廣大的公眾,輸送利益給小銀行的股東和債權人。

    方法2,超發貨幣支持廣義財政赤字大幅擴張。

    這種行為名義上是違法的,但可以通過設立特別實體,發專項債解決。

    如果要維持其它財政指出不變,就需要貨幣大幅擴張。那就會給匯率帶來很大的壓力,也會帶來通脹。本質上也是犧牲了廣大公眾的利益輸送給了小銀行的股東。

    上面兩種模式的差異,方法2的壓力集中在匯率上,方法1的壓力集中在經濟增速上。

   再來看體量和成本

    10多年前的2004年,我們救過一次小銀行,但那個小銀行(農信社+城市信用社)總資產才2萬億,占GDP10%出頭,占銀行體系總資產的比例才5%左右。

    現在城市商業銀行和農商行的數量大于1000家。資產總規模大于60萬億,相當于GDP的90%,是銀行體系總資產的25%。

    救助的難度和代價已經近10倍的提升,國家和人民要付出的代價近10倍的提升。

    我自己的看法

    央行可以保證貨幣市場的穩定,保證金融系統的穩定。但是讓小銀行死掉一波,股東洗掉一波,部分債權人遭受一些損失,然后給剩下的健康的不激進的金融機構托底。

    這算是讓社會資本分擔做手術切毒瘤的成本。既教育了激進的機構和個人,重塑了金融紀律。又能減少政府和人民承擔的救助成本,恢復金融體系的健康。

    一些之前在金融系統自我循環擴張時期,激進擴張大賺特賺的資本,現在遭受一些損失,反哺一下社會,為國家承擔一些金融整頓的成本,也是合理的。

    至于一些跟風進來的晚,還沒來得及賺錢就要遭受損失的資本,那也只能怪自己沒有眼光,看不清形勢,愿賭服輸。

    當前是打破剛兌的大方向和大環境,今年國企債券也出現了第一例實質性違約,東北特鋼的債權人損失大于70%,最近出現了第一例上市公司債券違約。

    既然國企和上市公司的債權人不會被剛兌,那憑什么小銀行,尤其民營小銀行的債權人就要被剛兌呢?

    3,如果不救,會不會不可承受的后果?

    現在反對小銀行的成片倒閉的,有幾種說法:

    1,小銀行成品倒閉,威脅國家的穩定,威脅黨的信用和權威,顛覆中國經濟的基礎。

    有這種說法的人,如果不是利益集團代言人,那就是根本就沒有讀過金融史。

    美國在過去的100多年,大大小小的金融?;恢皇侄際還?。曾經倒閉的銀行估計有近千家,但一百多年來,美國的相對經濟實力越來越穩固。

    二九年的全球金融?;⒍擻諉攔?,一定意義上造成了二戰爆發的大的經濟環境,但二戰卻是美國國力騰飛,成就全球霸主的重要機遇起點。

    80年代美國的經濟領先位置受到了日本的強力挑戰。美國的銀行體系方面面臨著國內的儲貸?;?,一方面面臨著拉丁美洲財務?;牟渙頰?。而當儲貸?;僂瓿?,美國幾百家銀行倒閉后,美國經濟反而迎來了新生,跟日本比走得越來越好。

    銀行倒閉本身并不可怕,銀行體系如同任何一個有機組織,需要新陳代謝,去腐生新。如果銀行從來不會死,像曾經的日本,反而可怕。金融機構的僵化,金融活動的畸形化,會使得潛在的風險反而越來越大。

    2,金融機構倒閉,會導致經濟明顯下滑。

    經濟下滑是肯定會有的。但經濟本身就是波動運行的,不是一條直線。如果是為了肅清經濟中的惡性腫瘤而階段性整固,反而是為了后續更好的起飛打好基礎。

    1990年前后,美國因為銀行業的倒閉潮,幾百家銀行破產,GDP增速從1988年的8%下滑到1991年的3%。

    但作為經濟健康的晴雨表,美國的股票市場擺脫了70-80年代的持續低迷,開啟了大牛市。后面的10年日本迎來了失去的10年,而美國經濟欣欣向榮,引來新生。

    銀行破產本身并不可怕。

    陷入技術性破產和旁氏格局的金融機構,一旦在系統里占有相當的比重,如果不能破產出清,就好比銀行體系的身體里長了惡性腫瘤,吸食身體的營養,瘋狂生長,危害身體的健康。只有切除了腫瘤,才能給其它健康的細胞正常的生長環境。

    80年代的美國是一個正面的案例,而日本則是一個反面案例。

    日本當年對金融系統之所以不能及早處理、果斷出清,金融利益集團綁架政府,影響政府和央行決策是一個重要原因。而當前的中國,卻有著更好的制度基礎,來作出更好的政策選擇。

    中國執政黨和政府的合法性和穩固性,依托于大部分國民的認同,而并非依賴大型財團尤其金融財團的支持,他們更容易從國家和大部分民眾的長遠利益考慮,而非部分利益集團的穩定和利益。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重大政策的出臺容易遭遇很多抵抗和反對,而中國相對集中的決策機制,使得重大的決策更容易快速出臺和落實。

    從對各種系的處理,可以看到中國政府在面對金融利益集團,面對非良性迅速膨脹的金融機構面前,體現出了相當程度的魄力和果斷。沒有人能綁架中國政府和央行,肆意膨脹大而不倒。金融去杠桿成為政策方向并得到持續貫徹,中國正走在正確道路上。

    隨著金融去杠桿的進一步深化,未來金融系統內不可避免會出現更多的調整和陣痛,宏觀經濟也不可避免會受到階段性的影響。如果中國政府能夠繼續不畏短痛,清除僵尸金融機構,化解金融系統的頑疾。那么中國的金融系統有機會成為一個彈性而有機、存在新陳代謝且能夠快速自我修復的健康的系統。這樣的金融系統能夠服務實體經濟,支持技術創新,助力中國的大國崛起。

    我國銀行股的業績主要由凈利息收入、非利息收入、營業稅金及附加、業務及管理費、資產減值費用以及所得稅六大驅動因素。其中,凈利息收入主要取決于生息資產規模和凈息差的走勢;非利息收入主要分為預測性較強的手續費凈收入和更多地依賴銀行內部盈余管理以及金融市場交易情景的投資凈收益、匯兌凈收益和公允價值變動凈收益;營業稅及附加主要與營業收入相關,直接基于前兩者的準確預測;業務及管理費用則表明了各家銀行的發展思路和當前狀況,其核心構成為員工費用和業務費用;資產減值費用的可調節性最強,是上市銀行實施業績管理的關鍵,相對于季度提取的波動性,作為全年信用成本的載體,其合理中樞將由管理層與監管層共同影響;所得稅費用的比例基本穩定,主要取決于公司非應稅類固定收益類投資的比例, 隨著部分銀行貨幣基金投資的增長, 實際稅率在各行間也出現了分化。

2018 年上市銀行總資產情況預測(單位:百萬)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生息資產規模的判定在六大驅動因素中最為基礎,同時預測的相對準確性也 較高。維持全年信貸投放 14-15 萬億之間,生息資產同比增速與 M2 增速保持基本一致的判斷。 預計全行業的生息資產增速將維持在個位數水平,考慮到 2017 年 Q2 壓降力度最大, 預計同比讀數在下半年止跌。 但不同發展路徑的銀行、不同的生息資產類別間將出現明顯的分化

    在銀行經營層面上,貸款端來看定價水平主要取決于有效需求和資金成本的變化。 需求方面, 年內經濟波動趨穩,部分企業盈利能力進一步改善,有效信貸需求有所提升。 而非信貸類渠道的清理又使得貸款類資產的定價水平獲得穩定支撐。 貫穿 2017 年的全行業壓降同業、債券,增配信貸類資產的趨勢也對息差有拉動作用, 但 2018 年結構性改善的空間相對有限。 首先目前同業資產總資產比已經降至不足 6%, 為歷年歷史新低, 2018Q1 占比甚至小幅提升。 而從上市銀行樣本來看, 非標 2017 年的增速也降至 YoY -20%的水平, 隨著 14-15 年高收益率業務的到期, 這部分資產重定價的影響對息差很難形成正向貢獻。

2018 年上市銀行貸款情況預測(單位:百萬)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018 年上市銀行現金和準備金情況預測(單位:百萬)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018 年上市銀行存放同業情況預測(單位:百萬)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018 年上市銀行存存款情況預測(單位:百萬)

資料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手續費凈收入屬于非利息收入中發展最為穩定的一部分,主要可以分為與支付結算情況、居民消費狀況以及用卡習慣相關的銀行卡、支付結算和代理業務類手續費收入; 與資產管理發展相關的托管受托類手續費收入; 與信貸額度松緊以及創新性間接融資工具相關的咨詢與顧問費收入和額度管理費類收入;與創新型融資市場發展相關的大投行類手續費收入。

    2017年刷卡費率調降引致卡收入增速下行,基數效應基本消除。 預計隨著各行對卡業務的持續資源投入, 商業銀行發卡量的提升以及卡分期、消費貸等高收益業務的推廣,零售定價水平和相關中間業務收入都將受益于此。 綜合考慮各項因素,手續費收入速有望提升至 10-20%左右,成為銀行業分享居民收入增長和消費升級的重要源泉。

    隨著資管新規的落地,預計今年理財產品進入調整規范階段,規模中低速增長,理財業務的手續費收入將同步反映。 此外年內受保險年金、萬能產品的監管影響,增長不及預期,也部分削弱了代理業務收入的增長。 進而全年理財和代理服務手續費或同比下行 10-20 個百分點。

    基本可以得出上市銀行手續費凈收入 2018 年基本可以達到 5-10%的增長,如果銀行的投行化轉型推進的程度超過預期或者居民消費增長明顯上升,手續費凈收入都會存在超預期增長的可能性。

    投資凈收益主要取決于商業銀行金融市場的交易能力,核心決定因素是可供交易的資金數量、金融市場價格和管理層對投資盈余的分配態度。關于可供交易的資金數量,考慮到包括地方政府債務置換以及直接融資市場的發展,傾向于其增速將繼續高于生息資產的增長。 年內資金面未來或繼續維持穩定,大幅向下從而產生明顯投資收益和正向公允價值變動的概率不大。

    2018Q1 上市銀行(16 家)整體管理費用收入增長約為 5.3%,全行業成本收入比為 23.6%, 略高于 2017Q1 同期。預計全年業務及管理費用的增長 0%-5%之間。 短期來看, 全行業隨著收入端增速放緩,成本收入比將在低位波動, 繼續下行的空間有限

    上市銀行的信用成本自 2015 年持續處于 1%以上的高位, 疊加今年的不良生成繼續回落, 核銷處置的壓力下行帶來減值費用計提的邊際改善。其中那些貸款分類準確、處置不良貸款積極以及資本充足率高的各家銀行存在較大的安全墊。

    回到個體, 未來各行信用成本的邊際壓力主要取決于自身資產質量改善是否持續。 從目前的不良率數據上看,農行、招行、 南京、 寧波改善較為明顯/絕對值較低, 城商行亦呈現趨同的下降趨勢, 而部分股份行標的不良率有所攀升,預計后續信用成本仍取決于不良新生成情況。

    銀行的實際所得稅費率主要取決于免稅收入在營業收入中的占比,一般商業銀行對于非稅收入資產的投資占比都會保持相對的穩定,隨之實際稅率的比例也會長期維持在一定的水平之內。年內部分銀行加配了國債、公募基金等免稅品種,使得這部分銀行的實際稅率有下行趨勢。

    逐一從六大核心驅動因素對銀行股 2018 年的業績實現進行了梳理更新。 下半年的規模增速可能維持穩定,息差將逐步走闊, 其中資產端的收益率預計將在定價上行和高收益資產占比提升的雙重影響下走高。另一方面趨嚴的金融監管使得負債成本的變化值得重點關注。成本收入比的水平未來一段時間或將趨于平穩,而信用成本的節約還需取決于監管達標情況以及資產質量后續的改善趨勢。  

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公眾號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公眾號 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服務號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服務號

相關閱讀:

版權提示:中國產業信息網倡導尊重與?;ぶ恫?,對有明確來源的內容注明出處。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稿酬或其它問題,煩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與您溝通處理。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010-60343812。
 
 

 

產業研究產業數據

 

 

 排行榜產經研究數據